苏愿°

【也青】我寄人间雪满头(下)

☆古风paro   典型的道士狐狸梗

☆ 万字注意     为什么会有字数限制QAQ

☆想要评论



[捌]




王也是个道士。曾经是。





现在他是妖界潜伏的卧底。王震球出的馊主意,美名其曰被武当除名过来投靠妖界。




妖界为了扩充军队在此之前都已收过不少人,所以王也很容易就混了进去,成了为妖王端茶送水的小卒。




王也心里发怵。他想着什么馊主意这样不会被诸葛青发现么,结果给他端茶倒水的时候狐狸一脸揶揄笑意,眸子憋笑憋得亮晶晶。




嗨,我怎么给忘了。王也心想,这狐狸从来都是这副德性,看破不说破,还喜欢揶揄人。




好嘛,道士破罐子破摔,反正诸葛青也不揭穿他,他就仗着身份跟狐狸胡搞。俩人感情迅速升温,几乎是回到了他们曾经的时候。




如果除去那些在暗地里不知名滋长着的小心思。





王也知道诸葛青对自己还抱有几分心思。那穿了碎玉的红绳诸葛青根本没扔,上次丢的不过是赝品,狐狸知道王也在看,故意逗着他玩儿。所以王也还挺庆幸诸葛青对自己还抱着几分心思,因为这样他就有足够的理由随时记下诸葛青的位置和将要干什么的行动来告诉张灵玉和王震球。也因为有这一层原因在,王也可劲儿对诸葛青好,不知道有没有自己愧疚的原因。但是无论怎么样,王也觉得,他跟诸葛青相处的时候总是会有点抗拒,毕竟这个狐狸,早已经不是自己的那一只了。




诸葛青乐得享受,也不去说什么。





这天天黏在一块儿相处着,王也也发现了不对劲。照理说这诸葛青,如果真的十恶不作大杀四方的话,平日里应该性情乖戾,脾气暴躁,动不动就喜欢杀生什么的。可是看诸葛青平日里的作风,谦谦君子,活泼欢脱,经常性皮一下,可是怎么看也不会像是那种为害一方的魔头。





诸葛青会搜集一些资料,过一阵子便会出去一下,每当他回来的时候,外面一定会传诸葛青又杀了什么什么人,传诸葛青如何如何暴戾,如何如何该死。可是王也看着,觉得诸葛青,这更像是蒙蔽世人敷衍世人,来造成一个自己是魔王的假象。






诸葛青在妖界的威信越来越高,甚至超越了以前的所有历代妖王。





王也百思不得其解。有一回没忍住,还是问了,诸葛青歪歪头略微思索了一下,说告诉你应该没关系。





王也被弄了一头雾水。






诸葛青说,这是一个计划。天师府跟我达成一个约定,因为最近妖界越来越猖獗了,所以我要去当上妖界之主,并且要变得特别暴戾,无恶不作甚至超越了前任的妖主,让妖界认为我很可怕,很有威信,然后天师府再出面假装把我打成重伤,然后从此我一蹶不振,然后杀鸡儆猴,妖界就不敢那么猖獗了~





你这不是作死。王也心想。这个匪夷所思的故事可信度真的很值得怀疑,可是他偏偏就相信了。狐狸还是原来的狐狸,道长还是原来的道长。王也挺开心。





可是转眼间王也又想到另一个问题。





他说,可是这些年你无恶不作,恶绩累累。




诸葛青摆摆手表示一点儿都不在意:“我杀的妖呢,都是些暴力的无恶不作的妖,好妖我都只伤一下。”




“人类的话,我杀的人都是田老给我的资料,他们暗中查出哪些人是表面善良背地里贪污邪恶的,就叫我把他们杀了。将功抵过,我业绩还是不错的。”






“人这一生哪有没有做过什么恶事,人我杀了数不胜数,或许我罪恶滔天,但是我的心里一直跟明镜一样,并没有被污浊。”







“所以道长,”




狐狸冲他笑,笑的乖乖巧巧,眼底的光芒和以前一样亮,







“我还是你原来的狐狸,你可以做回你原来的道长了。”








[玖]





天打五雷轰。





道士往回赶。





道士又做回了那个道士,平时除除妖练练功法,剩下的时间道士还是喜欢跑到狐狸那儿去 。心安。道士说。






轰隆——

雷声又作响。






狐狸怕雷。头一回打雷的时候俩人睡一张床上,雷声一起来狐狸就一个哆嗦,道士在边上还没有睡觉,狐狸就强撑着假装自己不害怕雷。雷声响了一晚上,半夜的时候狐狸瑟瑟发抖。道士突然开口说都半晚上了,你还睡不睡觉啊。狐狸被道士突然开口说话吓了一跳,刚想反驳突然又下一道雷,狐狸刚说出口的一个音节变成了尖叫。道士叹口气把人摁自己怀里搂着,说你怕雷也不用逞强,咱俩什么关系,你在我面前不用活的那么好看那么完美。






现在想想,可能狐狸就是在那时候对自己动心的?





轰隆——


雷声带闪。






道士加快脚步。他可不想回家看到一个可怜兮兮委屈巴巴满眼泪水的狐狸,看到了不得心疼死。






到家的时候道士衣服都湿透了,他也来不及换衣服就着急进屋去找小狐狸。





房门未推开便得闻到房中一股极其浓郁的血腥味。道士心里暗叫一声糟。推开的房门被什么东西所阻挡了一下,道士回头一看,一根精细红绳,末端坠了一块碎玉,天上打雷带闪电,一闪而过的惨白照的那块儿碎玉发光。红绳绳头浸着血。






道士向书房走去。






[拾]



暗色蜿蜒的大片血迹染红了大片地面。道士毫无介意踩上去,鲜血缓缓与鞋底花纹契合,顺着步伐溅起细小的浪花。道士布鞋被血染红,道士脚底濡湿一片。道士脚步不停。





心心念念的狐狸就在眼前,面朝地,从身体周身蜿蜒出大片血迹。





刀口,剑伤,或许致命一击在腹部和颈侧,源源不断的血染红了半边地板。





闪电撕裂天空,一闪而过的惨白,却足以道士看清狐狸气息全无的事实。





张灵玉安静地站在未被血液污染的一小块儿干净地板上,王震球直接坐到了书桌上,大大咧咧晃荡着双腿。





刀口,剑伤。





罪魁祸首已经站在自己的面前,道士觉得不必费功夫找了。





道士蹲下身,手在颤抖。他想摸摸狐狸沾着血的柔软发顶,想让狐狸面朝上躺下,可是当道士一想狐狸浸着血的面孔,或许还瞪大双眼满脸的不甘扭曲,道士立刻就收回了手。道士不可置信眼前的事实,道士心里难过压抑着。






“这算什么?假戏真做吗?”


道士低低笑起来,

“我知道你们当年约定的内容,是假装把诸葛青重伤。”






张灵玉神色淡漠,


“他杀孽太重,我们不亲手了结了他,他最后也不会有好下场的。”






道士笑,他觉得可能狐狸一早就明白了自己会有这个下场,但是狐狸还是选择了一去不复返。


为什么?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当年不喜欢狐狸的道士吧。




有一部分……是因为自己吧?






王震球冷眼看着。




“王也,你说过你不喜欢他的。”

他冷冷地说,


“你亲口承认,你不喜欢他的。”






道士站起身,透明液体顺着脸颊滑落。



是啊,那只傻狐狸那么喜欢自己,可是到他死的时候,他的认知还停留在“道士不喜欢狐狸”上。







“你动情了。”



“对”道士回答得干脆利落,




“我动情了。”






“我喜欢上他了。”





又一道闪电划破苍穹。

轰隆隆————






有小妖听到声音不同寻常,循声而来,被眼前的情景吓的惨叫连连。




闪电的白光打到三人脸上,显得狰狞可怖。




轰隆隆————




血迹蜿蜒到小妖的脚边。








“来人啊——!!妖主大人被天师府杀了——!!!”


尾音划破寂静的夜空。






[零]



狐狸有一回发烧,道士忙里忙外,刚把热好的毛巾敷到人额头,就被人捉住了手腕。





道士无奈,



“妖主大人诶,你放手,我给你煮药去。”






狐狸烧的迷迷糊糊的,花了十几秒思索了一下道士这话是什么意思,听话乖乖放了手。




道士正欲走,狐狸沙哑声线传来。





“我会听风吟。”


狐狸睁着眼睛,目光无神,



“那天他和另一个人对话,我都听见了。他说他不喜欢我。”





“我其实挺百思不得其解的。我不知道自己有哪里不好。可是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你说,王也什么时候能喜欢我啊……”




他的声音因为发烧而显得沙哑虚弱,语气放糯了三分,带着鼻音,说到最后,甚至带上了几分哭腔。



他又重复了一遍。







“你说,王也什么时候能喜欢我啊……”











“王也一直都喜欢你啊……”



道士盯着那个穿了碎玉的红绳喃喃道,




“他一直都喜欢你啊……”






“只是他以前不知道而已。”



妖界平息了好长一段时间。起码在未来几十年里面,这里都会将是太平盛世,歌舞升平。人们都在赞颂着天下第一捉妖师的传奇功绩,他们不知道,被他们视为救世主的人,早已失去了自己的整个世界。







Fin.




评论(26)

热度(75)